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高级搜索
关注:
当前位置: 审判动态

 

信都法院:夫妇吵架妻子坠楼身亡 女婿状告岳父母分遗产

发布时间:2020-09-21 16:09:29


夫妻吵架本是家常事,可因夫妻吵架造成妻子失足从高楼坠下身亡的惨剧后又一纸诉状将岳父岳母告上法庭的鲜有发生。近日,信都法院审理一起不寻常的遗产纠纷案。

2016年9月2日原告李某与王某结婚。婚后双方因感情不和经常争吵,2020年2月23日双方又发生争吵,王某以跳楼自杀为由威胁原告,原告未予理会,而王某失足从高楼坠下身亡。王某坠楼身亡后其父母一直不认可其女儿系意外坠楼,认为是原告推下楼致死,故一直不肯将女儿下葬,更不肯配合原告处理女儿遗产问题,经多次沟通未果后,原告便将王某父母诉至法院要求分割死者王某遗产。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9月18日原告李某与死者王某以王某的名义购买房产一套,总价款558014元,其中首付款118014元,按揭贷款44万元。对于首付款原告主张是其向父母借款138463.21元支付的;二被告主张是用他们给女儿的8万元支付的。截至2020年2月,原告与死者王某共归还银行贷款本息113160元,还欠银行贷款本息392085.96元。对于该处房产的现价值,原告65万元左右,二被告认为在70-75万元。该房现已交付,没有装修入住。另查明,死者王某的养老保险个人缴费合计19203.52元。王某生前购有一份保额为10万元的人身意外险。还查明,王某死亡后,原告和父母支付192635元为王某购买了墓地,支付12600元购买了骨灰盒和寿衣,两项花费共计205235元。另据二被告陈述,死者王某的尸体存放费和安葬费大约还需要花费2万余元。经法院多番调解后原告提出若房产归其所有,自愿承担王某1万元的安葬费,放弃对王某人身意外伤害保险金、养老保险退费、住房公积金等的继承。

法院审理认为,配偶、父母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原告与王某购买房产时已办理结婚登记,原、被告双方均无充分证据证明首付款是用婚前个人财产支付的,不能排除婚后归还了首付款的举债,该单元房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因该单元房地处邢台市,距二被告的居住地较远,该房宜归原告所有。根据庭审原、被告双方的陈述,为了妥善处理案件,不造成鉴定费损失,法院酌定该单元房的现价为69万元,除去银行贷款剩余本息392085.96元,房屋实际价值为297914.04元,其中二分之一即148957.02元为原告个人所有,另148957.02元为王某的遗产。原告借父母的钱支付了王某梅的墓地费、骨灰盒、寿衣费用共计205235元,这些费用已明显高于王某的遗产,为此二被告还应当给付原告部分费用。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原告要求在房产归其所有的情况下,自愿承担王某1万元的安葬费,放弃对王某人身意外伤害保险金、养老保险退费、住房公积金等财产的继承,该意见不违背法律规定,不侵害二被告的权益,予以支持。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相关规定,判决房产归原告所有,按揭贷款由原告负责偿还;原告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给付二被告安葬王某的费用1万元;二被告负责安葬王某,负担除上述1万元以外的其他停尸费、安葬费,原告应配合安葬事宜;王某的银行存款、支付宝及微信内资金、养老保险退费、住房公积金、商业保险金或保险赔偿款归二被告继承、所有。

以案说法:

遗产继承对我们每个人都不陌生,也与我们息息相关,你身边正在发生着或者你自身就正在经历着,下面就让我们通过本案来了解继承法的相关知识。继承开始,首先,要确定被继承人是否有遗嘱,无遗嘱则按法定继承。其次,要确定第一顺序继承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规定配偶、子女、父母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为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再者,确定被继承人遗产进行分割,该部分也是最为复杂部分。针对本案,诉争房产系双方婚后购买,登记在死者王某梅名下,虽然原、被告对首付款来源有分歧,但是双方均无充分证据证明首付款是用婚前个人财产支付的,也不能排除婚后归还了首付款的举债,故对原、被告主张不予支持,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养老保险退费、住房公积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的规定,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上述房产、养老保险退费、住房公积金系夫妻共同财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应先分割出一半归原告所有后,再针对另一半在原、被告之间进行分割。对于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保险金身故受益人为法定,故全部保险金应当按照死者王某梅遗产进行分割。最后,需要特别指出,被继承人的安葬费用应当首先从被继承人遗产中支付,剩余部分才能作为遗产进行分割。本案王某梅的墓地费、骨灰盒、寿衣费用共计205235元,另因二被告一直不同意下葬,还有尸体存放费和安葬费约2万,这些都应当从被继承人遗产中扣除。

    本案判决结果是主办法官为达到息诉止纷的良好社会效果,在多番调解说服原告放弃部分遗产的前提下作出的。若抛开被继承人的死因,原、被告与死者之间的情感因素,简单按照法律规定进行判决,被继承人的安葬费用几乎高于其遗产,势必会激化矛盾。该案判决后双方心服口服,皆未上诉,且原告积极配合二被告安葬了死者,办理了养老退费、保险理赔、住房公积金领取等手续。

 

 

关闭窗口